阅读历史
换源:

第128章 情人节番外

作品:台风眼|作者:潭石|分类:奇幻频道|更新:2021-02-23 09:13:32|下载:台风眼TXT下载
  洛蒙宣发部下午正开会,程端主持会议,曹烨旁听。

  会议进行到最后环节,程端正布置之后的任务,会议室里忽然一阵骚动。

  “怎么了?”程端抬眼,看向圆桌周围的人。

  有人窃窃私语,相互间使眼色,但不敢说出声。

  “梁思喆来了!”不知谁喊了一声。

  “——还牵了狗。”立刻有人接话。

  随即一屋子人都笑出了声,一边低笑一边看向曹烨,观察他脸上的表情——公司老大跟影帝梁思喆疑似恋爱,这事儿传得风风雨雨,早就不算秘密。去年洛蒙上市,梁思喆还以股东身份陪曹烨一起到纳斯达克敲钟,现场照片当时还上了热搜。

  程端一挑眉,转脸看向曹烨。

  曹烨低头看手机,公司大群里,有人拍了照片发进来。照片上梁思喆穿着过膝的大衣,牵着小凯撒进了洛蒙。走在前面的梁思喆个高腿长,跟在后面的小凯撒耀武扬威。

  年初洛蒙更新规章制度,允许带狗上班,但至今还没人这么做过,没想到第一个牵着狗进洛蒙的人会是幕后股东梁思喆。

  “那什么,”曹烨起身,神色如常道,“既然会开得差不多了,我就先撤了啊。”

  “哟,这就坐不住了。”程端打趣了一句。

  会议室里顿时哄堂大笑,项目经理也来凑热闹:“年轻人嘛,小别胜新婚。”

  曹烨走到门边,闻言脚步顿住,回过头笑道:“认真开会,”又指指天花板,“不准背后八卦,有监控记录的。”

  没人把监控当回事,门一合上,会议室的窃窃私语声顿时压不住了:

  “昨天刚杀青,今天就过来了。”

  “曹总昨天下午走得早,就是去接机了,你不知道啊?”

  “梁思喆昨晚还在微博上晒狗来着……背景那客厅你注意到没?好像是曹总家里。”

  “啧,这有什么稀奇的,他俩早就同居了好不好……”

  几分钟后,程端八卦听得差不多了,虚握拳抵在唇边,“咳”了一声,会议室里这才逐渐安静下来。

  曹烨穿过走廊走到办公室,推门进去,梁思喆正倚着办公桌,拿着棒球帽逗小凯撒。

  听见开门的声音,小凯撒掉头朝曹烨扑了过来。

  小凯撒被喂得膘肥体壮,扑人的时候从来不留力,曹烨被扑得往后一踉跄,弯腰揉它脑袋:“哎——你还觉得自己是个宝宝是吧?”又抬头看梁思喆,“怎么把小凯撒也带来了?”

  “它非要跟出来,不然就可怜巴巴地盯着我,”梁思喆笑道,“都说狗随主人,曹烨你挑的狗连眼神都这么像你……”

  曹烨走过去:“你敢说我像狗,小心我咬你。”

  “你咬我哪儿?”

  “你想我咬你哪儿?”曹烨走过去吻了一下梁思喆,又看向窗外,“说是今天下雪,怎么还没下?”

  晚上约了丁卯谈事情,两个人从办公室走出来,程端那边也正散会。

  程端边走边逗了一会儿狗,直起身问:“跟丁卯不是约了七点,这么早就过去?”

  梁思喆笑了笑:“嗯,等雪去。”

  “等雪?今年一场雪还都没下过,今天真会下?”

  曹烨笑着接话道:“等的人多了,雪就不好意思不来了。”

  两人驱车前往茵四,从车上下来,乌托的大门没关严,下面还留了半米高的缝儿。

  小凯撒之前来过乌托,这会儿不用梁思喆牵着,自己就先跑上了楼梯。

  曹烨推开车门,风扑面吹来,过膝的衣角被吹得扬了起来,他抬头朝楼上叫了声:“丁卯!”

  “来了来了,”楼上有男声传过来,不是丁卯,“这就下去开门。”

  小跑的脚步声传过来,大门缓缓上升,男生走过来拉开内门:“烨哥,思喆哥,你们来这么早啊?丁卯还没到,出去谈事儿了,你们得等一会儿。”

  “不着急,”曹烨说,“你们还在楼上剪片子?”

  “没,剪了一版出来,现在正讨论呢。”

  “效率可以啊。”梁思喆说。

  在二楼开会的人都从屋里钻出来出来,往下探着头跟梁思喆和曹烨打招呼:“思喆哥,你真会跟丁卯合作吗?丁卯说今儿一准说服你跟他合作。”

  “睡服?”旁边人转头,“睡服是烨哥的事儿吧……”

  梁思喆抬头笑道:“怎么个睡服法儿,说来听听?”

  几个人开了几句玩笑,曹烨对那男生说:“那正好,冯振你把初版传下来吧,我陪梁思喆提前在楼下看了,一会儿就不用耽误你们时间了。”

  “也行,”男生朝楼上喊了一声,“球儿,把初版剪辑传下来!”然后走在前面,推开一间玻璃房的门,“那焊哥你们就在这间看吧,我调调设备。”说着动作利落地把百叶窗落下来,然后弯腰开始调播放设备。

  室内开了暖气,梁思喆和曹烨脱了外套,跟男生聊了几句片子的事情。

  设备调好,初版剪辑开始播放,男生没多待:“那我先上去跟他们开会了啊。”

  “去吧,”曹烨说,“你忙你的。”

  小凯撒是人来疯,这会儿跑到楼上人多的地方疯闹去了。

  片子开始播放,丁卯擅长用色彩营造氛围,虽然只是初剪版本,也没多少情色镜头,但那种旖旎潮湿的气氛却很到位。

  这版本曹烨之前看过一遍,加之昨晚跟梁思喆折腾到快天亮,中午又没睡午觉,现在着实有些犯困。

  曹烨手肘拄在椅子上,撑着额头,打起了瞌睡。

  迷迷糊糊地,他感觉梁思喆好像凑近了看他,还用手指拨他的睫毛,呼吸很轻地拂在他脸上。

  曹烨眉头微蹙,费力地睁开眼,转头一看,梁思喆从他旁边起身了,走到了门边。

  “嗯……?丁卯过来了?”曹烨捏了捏眉心,下意识撑着椅子起身,也跟着走过去。

  “还没。”梁思喆说。

  “那你站起来干什么?”曹烨嗓音微哑地问。

  “我来关门。”

  “关门做什么……”曹烨还没反应过来,梁思喆朝他走近了一步,曹烨的后背抵在门上,百叶窗被压变了形,迷迷糊糊地,他跟梁思喆接了个吻。

  屋里光线昏暗,电影配乐缠绵悠长,像一场春梦。

  曹烨抬手从梁思喆的衣服下面伸进去,摩挲他的腰,低喃道:“要在这儿做?思喆哥哥,这是我的地盘,该我上你才对啊……”

  梁思喆的手摸到曹烨身前,解了他裤腰的纽扣,轻声笑道:“曹烨你啊……你懂不懂什么叫刺激?刺激就是在你的地盘上你,回头你陪我拍戏,也可以在剧组上我。”梁思喆说着,在曹烨身前半蹲了下来,一条腿屈膝撑着地面。

  被湿热的口腔包裹住,强烈的生理刺激让曹烨忍不住低哼出声,他垂眼看梁思喆,梁思喆含着他的东西,也抬眼看向他,那眼神在晦暗的光线里看上去有种勾魂摄魄的美。

  “梁思喆……”曹烨抬手触碰梁思喆的脸,先碰鼻梁,又碰脸颊,那里因为吮吸的动作微微凹陷。

  在玻璃房做跟在家里做的感觉完全不一样,虽然四面都拉了百叶窗,门也关严了,但还是有种偷情的隐秘感。

  屋子用了隔音玻璃,但隔音效果毕竟不比实墙,曹烨可以听到门外隐约的声音,二楼的房门大概没关,虽然听不清楼上在说些什么,但偶尔爆发的笑声还是能听得一清二楚。

  曹烨把声音竭力压在嗓子眼里,喉结滚动,急促地呼吸,他能感觉到湿热的舌尖绕过每一处褶皱和血管。

  前戏做得差不多了,梁思喆正打算起身骗曹烨转过身去,

  屋外隐隐约约传进了一些声音,小凯撒跑下来了,隔着门冲玻璃房内汪汪叫唤。

  它这一叫唤,曹烨立时清醒过来,听见门外的动静后,他意识到有其他人也跟着下来了。

  “烨哥,思喆哥,”有人在外面敲门,“丁卯回来了。”

  小腹一紧,曹坪只来得及匆匆把性器抽出来,下一秒就全都射到了梁思喆脸上。

  曹烨沉浸在猝不及防的高潮里,有些发怔地看着半蹲着的梁思喆。梁思喆嘴唇殷红,粘稠而白浊的液体顺着下颌往下滴,他抬手抹了一下下颌,冲门外应了一声:“好,这就来。”

  曹烨这才回神,蹲下来捧着梁思喆的脸亲了一下,有点慌:“完了,人都在外面,这怎么办啊……”

  梁思喆用手背抹掉脸上的液体,似笑非笑地看他:“你帮我舔干净?”

  “我不要……”曹烨抬手脱了上衣,团起来帮梁思喆把脸擦干净,又凑近嗅了嗅梁思喆的脸,“有点腥。”

  梁思喆抬手按着曹烨的后脑勺跟他接吻,舌尖相触,曹烨偏着脸躲:“哎你怎么没吐掉!”

  “我等着喂你啊……”梁思喆笑道,“乖,你自己的东西,自己吃了。”

  草草地整理了完,曹烨推门出去,丁卯正顶着风推门进来:“嚯,这雪真够大的……”

  刚刚下楼的几个人都帮丁卯搬东西去了,这时没人注意他们的方向,曹烨走上前跟丁卯寒暄,梁思喆远远跟丁卯打了声招呼,去了卫生间洗脸。

  片刻后曹烨也进了卫生间,踱了两步:“那什么,我刚不是故意的……”

  梁思喆关了水龙头,直起身,抹了一把脸上的水,看一眼曹烨:“一开始不是故意的,后面还没拿开,也不是故意的?”

  “真不是故意的,你别不信啊……”曹烨狡辩,从一旁抽了纸巾给梁思喆檫脸,见梁思喆脸上没什么表情,找补道:“那要不……下次你也可以射我脸上?”

  “嗯?”梁思結抬手揉曹烨的头发,笑道,“哎,等的就是你这句。”

  “我就知道……”曹烨把用过的纸巾扔到垃圾桶,又抬手搭梁思喆的肩膀,兴致勃勃地,“丁卯说外面下雪了,要不要出去看看?”

  “走吧。”梁思喆拉开门。

  丁卯站在大厅,脱了外套:“那思喆哥,咱们现在开始谈那片子?”

  “不着急,丁卯你刚回来,先歇会儿。”曹坪说着,去玻璃房拿了外套出来,他裹上自己的外套,把另一件递给梁思喆,然后推门走出去一看,大片大片的雪花如同棉絮般纷纷扬扬地飘落,地上已经铺了挺厚的一层雪。

  风一吹,雪花直往脸上扑。

  “梁思喆,快点出来!”曹烨回头朝乌托喊。

  梁思喆还没走出来,小凯撒先跑了出来,汪汪地仰头叫唤。

  梁思喆裹上外套,拿着曹烨刚刚那件上衣,推门走出来,先把上衣扔到了车里。

  丁卯站在大厅,脱了外套:“那思喆哥,咱们现在开始谈那片子?”

  “不着急,丁卯你刚回来,先歇会儿。”曹坪说着,去玻璃房拿了外套出来,他裹上自己的外套,把另一件递给梁思喆,然后推门走出去一看,大片大片的雪花如同棉絮般纷纷扬扬地飘落,地上已经铺了挺厚的一层雪。

  风一吹,雪花直往脸上扑。

  “梁思喆,快点出来!”曹烨回头朝乌托喊。

  梁思喆还没走出来,小凯撒先跑了出来,汪汪地仰头叫唤。

  梁思喆裹上外套,拿着曹烨刚刚那件上衣,推门走出来,先把上衣扔到了车里。

  曹烨正团了个雪球朝小凯撒扔,小凯撒张嘴叼住,结果咬了一嘴雪,追着曹烨就开始咬。

  梁思喆合上车门,刚起身,曹烨就朝着他扑过来了,笑道:“小凯撒疯了……”

  雪地太滑,曹烨没站稳差点摔倒,梁思喆被他扑得往后踉跄一步,堪堪扶住曹烨,刚稳住身形,小凯撒撒腿冲了过来。

  下一秒,两人一狗齐齐倒在了雪地里。

  小凯撒被压在下面不堪重负,呜呜叫着,挣扎着起身,一溜烟跑走了。

  两人翻身起来,梁思喆撑着地面正要起身:“你俩都疯了……”

  曹坪在他嘴唇上啄了一下,低笑道:“我嘴上刚刚落了片雪花,尝到没?”

  一触即分的吻,恰被推门出来的丁卯看了个正着。

  丁卯是想出来问晚上要不要叫外卖的,没成想撞见了这一幕,他定了一秒,抬头看着纷纷扬扬的雪花,不高不低地自语了一句:“这雪也太大了,什么都看不清啊……”

  说着拉上了门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