阅读历史
换源:

34、报恩

作品:大时代1994|作者:柳岸花又明|分类:奇幻频道|更新:2021-02-23 08:58:27|下载:大时代1994TXT下载
  大时代1994衣带渐宽终不悔34、报恩古人觉得,人生有四件事最幸福。

  久旱逢甘霖、他乡遇故知、洞房花烛夜、金榜题名时,不过对于今天的陈秋蓉来说,最幸福的事就是危难中有人出手相助,主角还是熊白洲。

  陈秋蓉原来惶恐的眼神也逐渐平静下来。

  可是,花格子不愿意了。

  “你他妈是谁啊?”

  “我就是一过路的,你们一群人围在这里,挡住我的路了”。

  熊白洲不会承认和陈秋蓉认识,这样才有进退的空间,其实本来也不认识,熊白洲都不知道人家的姓名。

  花格子一看,可不是,为了炫耀自己哥们兄弟多,叫了十几个人来助阵,把这条路都拦起来。

  “你们不仅挡住我的路,你看把别人的车都挡住了”,熊白洲指了指后面一辆小车。

  那是李东来的车,熊白洲也认出来了,他估计李东来午饭时出去,肯定是有急事的,所以一是帮助陈秋蓉解围,二是不要让这群人挡了李东来的路。

  花格子其实有点懵,心想他妈的这两人什么来头,正常人看见路被混混堵住了,都会选择绕开避过,哪有这样还专门撞上来的。

  再看这两人相貌身材:

  说话这个呢,个子高一点,年纪看起来挺小的,但身材比自己要健壮,相貌也比较英武,他的脸上还笑吟吟的;

  “狗日的小白脸”,花格子心里“啐”了一声。

  另一个呢,稍微矮一点,皮肤也更黑,但身材更加结实,他拿眼睛斜睨着。

  这两人要说有什么其他特点,只有一个,就是好像都不把花格子和这群弟兄看在眼里,尤其那个矮胖的,眼里的不屑都要飞上天了。

  花格子一时没摸准熊白洲的路数,但瞧着这两人不是好惹的样子,心里也有点犹疑。

  他在犹豫的空,熊白洲却不客气,开始赶人了,嘴里说道:“让一下,让一下,不要挡住路啊。”

  这些小混混也不知道熊白洲哪里蹦出来的,但是他在赶,这些人也就下意识的退让。

  一条路就这样让出来了。

  熊白洲朝李东来的小车打个招呼,小车缓缓的驶过。

  花格子看到了,肺都要气炸了:老子好不容易找这么多助阵的,准备来一场浪漫求爱之旅,这狗日的怎么和撵鸡一样就把队伍给撵散了。

  如果不做点什么,以后博罗中学这块底盘待不下去,还靠什么压住这些的学生仔?

  花格子怒从心头起,恶向胆边生,抓住旁边小兄弟手中的饮料,“嗖”的一声就向熊白洲砸来。

  熊白洲居然没躲过去,“嘭”的一声全洒在身上了。

  熊白洲为什么没躲过去,因为他在分析李东来为什么这个点出去,到底去哪里,想去做什么?

  熊白洲还真没把花格子这群弟兄看在眼里,没想到居然遭到了“暗器“的袭击。

  刘大祥心里憋闷很久,早就想找个地方撒气,看到熊白洲居然被“暗器”袭击,这比洒在他自己身上还生气,马上要出去揍人。

  熊白洲一把拉住了他,刘大祥大声说道:“熊哥,我十分钟就能解决他们。”

  熊白洲摇摇头,指了指“暗器”,说道:“算了,和他们一般见识做什么?”

  刘大祥看了眼暗器,立马消气了。

  “暗器”居然是一瓶娃哈哈AD钙奶。

  花格子这时也注意倒了这个情况,面子里子全不要了,转身就走,边走变骂:

  “日你妈的,你多大了还喝奶啊”

  ”丢人啊”

  ······

  花格子走了,陈秋蓉的危机也解了,她轻轻的说了声:“谢谢”。

  熊白洲很不在意的挥挥手,心想这种事对熊某人来说,就是表现的舞台,虽然最后还被AD奶砸了一下,但不影响演出效果。

  心里正在想着,旁边一个声音传出:“我看那些混混挺怕你们的,为什么不把他们打一顿呢,解解气也好。”

  说话的是陈秋蓉的同学,她有点气愤的看着花格子离去,但话却是对熊白洲说的。

  “我们就是过路的,不想惹事”,熊白洲虽然听出来有问题存在,但还是先把自己身份撇干净,这种过路人的身份不会给陈秋蓉带去什么麻烦。

  “好了,走吧”,陈秋蓉拉了同学的袖子,要离开这里。

  “偏不,我看你们两个大男人在这里吃饭好几天,哪里像是过路的,你是想追求秋蓉的吧”。

  说话的丫头倒是牙尖嘴利,乱点鸳鸯谱的功力也不差。

  陈秋蓉性格平缓,不会和人争辩,同学乱说话她又拦不住,有点着急,脸蛋红扑扑的。

  熊白洲笑笑:“那你说,我们为什么要出手。”

  “因为那群人都是混蛋啊,他们整天在学校周围,只会欺负我们,有时还会拦住秋蓉的路,就像今天这样”。

  熊白洲很会套话,几下就把花格子那群人的家底给翻出来了。

  这个花格子原来也是博罗高中的学生,只不过因为打架和偷东西肄业了,然后他就在学校门口开一个游戏机室,把周围有志于古惑仔的学生都网罗进去了。

  这种人你要说让他真刀真枪的见血打架,他是不敢的;

  但是让他调戏下女学生,小偷小摸,对花格子来说就是家常便饭。

  据说前一阵子就是因为偷东西又被抓进派出所,现在刚被放出来,难怪熊白洲一直没看过花格子的身影。

  熊白洲摸清楚情况,面上不露神色,带着刘大祥离开了学校门口。

  “真是个胆小鬼”,女同学恨铁不成钢。

  “他不是个胆小鬼”

  看着熊白洲渐渐远去的身影,陈秋蓉突然说道。

  女同学狐疑的看着陈秋蓉。

  ······

  这是等在TCL门口的第六天了,一个星期不懈的等待,终于有了效果。

  李立东快到晚上的时候,终于又回来了,小车经过熊白洲身边时,突然停了下来,车窗缓缓的摇下:

  “明天上午熊经理有空的话,来我办公室谈一谈吧”

  “好”,熊白洲很稳重,没有多说一个字。

  李东来点点头,挥手让司机开车进厂。

  “熊哥,他让我们明天进厂做啥?”

  “我们明天可以回粤城了”,熊白洲突然说道。

  “太好了,我在这里都要憋爆炸了”,刘大祥非常的激动。

  “离开之前,先解决一点私事”。

  “啥私事”

  “报恩知道吗?”